终极小村医 653.第653章 羞辱?

小说:终极小村医 作者:箫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8-12-05 12:42:26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六百五十三章

  龙小山听罗刹女说完,没有任何反应来着,说起来,他吸收了裘震的记忆,对隐门势力更为了解,自然知道白巫教的强大。(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但是现在,结果已经是这样了。

  而且当初他给花蝶选择,是花蝶非要留下来。

  既然花蝶愿意,他龙小山也不惧是。

  难不成因为白巫教强大,他赶花蝶走不成,他才不会这么做呢,花蝶这个芳华内敛的女人,绝对是稀有的尤物,他才舍不得自家的小女奴。

  龙小山笑眯眯的道:“别说花蝶了,我觉得现在还是来说说你吧,大丫头。”

  罗刹女听到大丫头三个字,身子一颤,眼神闪过一丝慌张。

  她忘了自己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有空想龙小山得罪不得罪白巫教呢。

  她现在跟龙小山打赌输了,主动要当龙小山的通房丫头。

  通房丫头是什么,那不是主人的玩物吗?连妾都不如,是主人行房时,在旁边贴身伺候的丫鬟,主人要是心血来潮,还得床伺候。

  想不到她堂堂黄泉宫的罗刹,隐门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

  居然要给人当通房丫头。

  哪怕对象是宗师,对她也是极大的屈辱。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叫她自己脑子发热居然会跟一个宗师打赌,当然这也是想不到的事,这世居然会有这么年轻的宗师,做梦都不会料到的结果。

  只能说她倒了血霉。

  龙小山瞧着罗刹女那眼神的慌乱,嘴角撇起一丝坏坏的笑容:“你跟我到卧室里来。”

  罗刹女听到龙小山的话,眼神更紧张了。

  这大白天的,居然把她单独叫进卧室里,难不成这混蛋家伙想白日宣淫不成,她才不要呢,虽然她二十六岁了,但是还是大姑娘的身子,从来没有和男人做过那种事,更别说大白天了。

  罗刹女又羞又急,面具下的脸涨地通红,求助的看向花蝶。

  可是花蝶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谁叫龙小山是她主人,而且是一个特坏特坏的主人。

  花蝶最清楚龙小山有多么霸道了,在蛇巫教的时候整天欺负蓝婠儿和蛇媚娘。

  她虽然没有给龙小山吃掉,但是也被龙小山欺负过。

  现在罗刹女成了龙小山的通房丫头,那还不给龙小山这个坏主人欺负死,这都是迟早的事,她这个小女奴自然是不可能去跟龙小山求情的。

  龙小山走到卧室门口,回头见罗刹女还坐在沙发不动,皱眉道:“快点进来。”

  罗刹女欲哭无泪的站起来。

  她知道今天是在劫难逃了,在一个宗师面前根本没有她反抗的余地。

  不过她暗暗发誓,要是龙小山真的要羞辱她,那她果断自杀,才不给龙小山玩弄她纯洁的身子,士可杀不可辱。

  罗刹女亦步亦趋的跟着龙小山走进卧室里。

  龙小山让她走到房间里面,然随手把房门关,指着那张特大特豪华的大床道:“你坐到床去。”

  房间里只剩下罗刹女和龙小山,罗刹女又听到龙小山让她坐到床,立刻拔出了一把匕首顶在自己的脖子道:“你想干什么?虽然我罗刹是打赌输给你了,我也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罗刹绝不受你的侮辱,你敢再过来一步,我立刻自杀。”

  罗刹女语气果决无,一听不像是开玩笑。

  对她这种无情的杀手来说,算杀自己也不会犹豫。

  龙小山明显感觉得出。

  他脸色丝毫不变,笑眯眯的道:“还说做我的通房丫头呢,你瞧你们黄泉宫一个个打赌都喜欢毁诺,按理说你现在是我的通房丫头,我对你做什么都可以,让你个床,怎么侮辱你了,真是太怪了。”

  罗刹女胸口剧烈的起伏。

  她胸前饱满的惊人,那样剧烈的起伏,别提多惹眼了。

  连龙小山也忍不住把目光落在面。

  那眼神让罗刹女感觉好像有两只大手扯开她的衣服,在她的饱满大力的蹂躏似的,让她浑身燥热不已。

  她快语说道:“我,我是和你打赌输了,我承认,但是谁说我要陪你床了,而且你,你居然大白天的要对我行那不轨之事,我是绝不会答应你的,你,你想干什么,别过来。”

  龙小山一步步朝着床边走去。

  罗刹女不断的后退,可是房间这么大,一会她退到墙角了,见龙小山依然朝她走来,罗刹女眼睛闪过一道决绝,手的匕首猛地往喉咙割去。

  一道白光闪过,罗刹女身子酸软无力,连匕首也握不住掉在地。

  龙小山快步掠到罗刹女身边,将即将倒下的她扶住,放到了床。

  罗刹女身子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有眼珠子能动,嘴巴能说话,她惊怒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龙小山坐在床边,摇摇头道:“我能对你做什么,不是阻止你自杀么。”

  罗刹女连体内的内力也感觉不到一丝,别提多绝望了,她还是太小看一个术法通神的宗师级人物了,在这样的强者面前,十米之内,她连自杀都办不到。

  现在给龙小山放到床,浑身无力,更别说反抗了,到时候自己火热饱满纯洁的身子,肯定要给龙小山给肆意的玩弄****了,想到这里,罗刹居然眼睛有了一丝泪痕。

  虽然杀手都很无情,罗刹从小接受训练,意志如钢铁,算断手断脚也不会喊疼。

  但是毕竟一个女人,面对即将被****,那种心理的屈辱远**疼痛来得痛苦。

  这时候,她感觉到脸一凉。

  龙小山居然把她的面具给摘了。

  罗刹屈辱之又闪过一丝痛苦,她的脸自小被一场火灾毁容,是她的心理弱点来着,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不带面具的话她很没安全感。

  但是现在她的面具给龙小山摘掉了,感觉衣服让龙小山扒光还难堪。

  这混蛋,难不成是个bt。

  不但要****她,还眼看着她被毁容的丑陋面目****她,让她感受到彻彻底底的羞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