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最新章节!

  第六百六十四章

  白祁脸色别提多难看了,这么说,独耳刘跟他说的那个极品炉鼎,实际上就是花蝶了,这家伙眼力倒是不错,花蝶当然是极品的炉鼎,她是巫门罕见的梦蝶体质,芳华内敛,如果用来修炼巫术,绝对是最顶级的炉鼎。(k6uk)

  可是再极品又有什么用,花蝶是白巫教的圣女。

  论地位仅在大巫师之下,比他甚至都要高一点。

  就算再极品,他也不能碰也不敢碰啊。

  不过花蝶不能碰,他的徒弟可不能白死了,白祁眼神特冷的瞧了罗刹女和王超一眼,说道:“圣女,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们都以为你失踪在死神山谷了,这两个人又是谁,是不是他们把你掳劫来的?”

  花蝶说道:“不是,不是,她们是我朋友,是她们救了我。”

  “是吗?”

  白祁暗暗恼火,看样子花蝶和这两个人关系似乎不错,而且独耳刘要抓花蝶给他,却被她朋友给救了。

  现在弄得他里外不是人,虽然很想弄死这两个人,但是花蝶在这里又没办法动手。

  白祁只能压住心头的邪火,就算要动这两人也不是现在,他沉声道:“圣女,你既然回来了,怎么还滞留在这里,你现在就跟我回白巫教吧,也免得教中圣女空缺。”

  花蝶脸色犹疑的站在那里。

  白祁皱眉道:“圣女,你还在想什么,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成。”

  花蝶被白祁逼问,牙一咬说道:“白长老,我不回白巫教了。”

  白祁脸色一沉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不回白巫教了。”花蝶重复了一遍。

  “荒谬,你怎么能不回白巫教,难道圣女忘了你的身份。”白祁声色俱厉的道。

  虽然他这个长老论身份还在圣女之下,可是隐门终究是讲究实力的,圣女的崇高只是一个虚名,而白祁却是实打实白巫教里仅次于大巫师级别的高手。

  听到花蝶居然不打算回白巫教,白祁自然没有好脸色。

  圣女是白巫教的象征之一,地位很高,而且对于白巫教也很重要,每一任圣女都是白巫教从成千上万的部族孩子中挑选出最具天赋的一个,成为白巫教的圣女。

  这样的人,白巫教怎么可能放任她离开。

  巫门连普通弟子都禁止脱离,更别说圣女这级别的了,从来没有一任圣女是脱离教派过的。

  花蝶说道:“我当然记得,可是我有不得已的理由,白祁长老,你还是放我走吧。”

  白祁脸色阴沉道:“你有什么理由,说来听听?”

  花蝶摇头:“白祁长老,你还是别逼我了。”

  白祁厉声道:“我这叫逼你吗?既然你不说,那我就带你回去,你自己去跟大长老说去。”

  白祁气势勃发,明显要动起手来。

  王超立刻踏前一步,挡在花蝶的面前,冷哼一声:“想带走花蝶,先问问我答应不答应。”

  花蝶是龙小山的女奴。

  龙小山是他的恩人,是帮他复仇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人,王超已经把命卖给了龙小山,是绝不可能让人带走龙小山的女人的。

  白祁冷笑道:“敢管我白巫教的闲事,小子,你嫌命太长是吧。”

  他脸上阴云密布,嗡~~话音一落,大量的蛊虫从白祁身上涌出,凶狠的扑向王超,王超的双臂化作青黑色,猛地拍出一掌,掌风呼啸,将冲过来的蛊虫碾碎。

  不过,白祁的蛊虫太多了。

  前赴后继。

  冲向王超,王超铁掌连拍,形成一道道风墙,将自己护住,片刻之后,王超的脸上陡然闪过一道潮红,他伤势未愈,现在又动起手来,催动内力,自然伤上加伤。

  手掌挥动的速度明显慢下来,那些蛊虫立刻寻到缝隙,扑进来。

  一道残影从往王超身边消失,出现在白祁的身侧,寒光朝着白祁狠狠的刺去,罗刹女也动手了,手中的短刀刺到白祁身上的时候,白祁忽然爆开。

  化作无数的蛊虫,扑向罗刹女。

  罗刹女将匕首舞得水泄不通,一旦蛊虫靠近就被切割成粉碎。

  白祁的身影在十米外浮现,冷冷的瞧着两人道:“实力是不错,不过就凭这点实力也想和我们白巫教作对,就让你们见识下什么是真正的巫术。”

  白祁眼中绿芒大涨,他手指连挥,一道道咒法成型。

  这些咒法迅速的落在罗刹女和王超身上。

  什么恐惧术,虚弱术,疾病咒,散魂咒,一道道咒法的光环出现在两个人身上。

  罗刹女和王超脸色立刻变得苍白无比。

  甚至两个人的头发都开始变白,手脚好像有千斤重量,身体一阵阵的虚弱眩晕,这些咒法或许一道两道他们能抵御住,但是这么多咒法连环落在他们身上,两个人抵抗不住了。

  巫师就是这么可怕。

  一旦让他们拉开距离,连宗师都要饮恨。

  花蝶岂能看不出来。

  罗刹女和王超已经支持不住了,说不定会立刻被白祁的蛊虫吞噬。

  她急忙大喊道:“白长老,住手,我说还不成吗?快住手,你要是杀了他们,我宁死也不会回白巫教的。”

  白祁冷哼一声,显得很不满,不过还是让蛊虫暂时停下了攻击。

  他冷冷道:“花蝶,你看来真的忘了自己的身份,居然为了两个外人说出这种话,快说吧,到底是什么,让你居然会背叛白巫教。”

  花蝶抿了抿嘴唇,有些艰难的说道:“和他们没关系,是我自己的原因,我已经发了蛊誓,认了一个人为主,现在我已经是他的人了,我已经没资格在担任白巫教的圣女,所以我才不打算回去的。”

  “什么?”

  白祁眼睛瞪圆,勃然大怒道:“混账,你身为堂堂白巫教的圣女,居然敢发蛊誓认人为主,你把我们白巫教置于何地,圣女是代表我们白巫教的象征,你怎么敢这么做,太放肆了,你这么做是严重的亵渎罪,你是已经没有资格担任圣女了,我现在就要把你抓回白巫教审判你!”

  白祁狂怒无比,欲要动手。

  这时候一道声音淡淡传来:“谁要抓我家的小花蝶去审判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