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814.第814章 满门俯首

小说:终极小村医 作者:箫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8-12-05 12:42:26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八百十四章

  面对司徒明德的低头道歉。(看啦又看)

  龙小山负手漠然不语。

  司徒明德见龙小山这般神态,如何不知道他不肯放过司徒家,此人年纪轻轻,便杀伐果断,能将唐家压服,绝对不是一般人物。

  一想到司徒家几十年的功业,很可能因此一朝丧尽。

  司徒明德毕竟是将司徒家从一个二流家族带领至现今西川省屈指可数的大家族的枭雄人物。

  能屈能伸。

  他忽然一咬牙,便是将搀扶他的人推了开去,前一步,噗通一声跪倒在了龙小山的面前,白首低伏,不住磕头道:“龙大师,我们司徒家错了,求大师开一面,饶过我们司徒家满门性命吧,老朽给大师您磕头谢罪了。”

  “家主!”

  “爷爷!”

  “爸爸!”

  一时间,司徒家满门皆惊,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司徒家的家主,在司徒家一言而决,威严无的司徒明德,居然向一个二十岁的青年下跪磕头了。

  这简直是将整个司徒家的尊严都抛到了地。

  每一个骄傲的司徒家子弟都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心屈辱不堪,不少人吼道:“家主,我们宁死不屈,何必向此黄口小儿屈服!”

  “我不信他真敢杀我们司徒满门!我们现在给蒋书记,给候省长打电话。”

  ……

  “司徒家主,看来你们司徒家还是不服啊。”

  龙小山俯首看着跪在面前的司徒明德,眼骤然闪过一道金芒,一股无庞大的气势从他的身升腾起来,仿佛海啸将至,又仿佛泰山压顶,风停止了呼啸,天阴云静止不动,整个司徒大宅里落针可闻,每个人都像被掐住了喉咙的鸭子,惊恐的发不出任何声音。

  巨大的压力弥漫在每个司徒家的人心头。

  龙小山的精神强大至极。

  岂是这些司徒家的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所有人的眼,龙小山的身影在无限拔高,接天连地,仿佛巍峨高耸的神灵一般,眼喷射着金焰,神威浩荡。

  咔咔咔!

  所有人身子瑟瑟发抖。

  司徒明德用力叫道:“跪下,司徒家的人都给我跪下!”

  噗通!噗通!噗通!

  司徒明德的话音刚落,司徒家的人已经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压力,跪倒了一大片,所有人都被那恐怖的威压,震慑得神魂颤抖,双肩低垂,脑袋深深的伏在地。

  再也没有一个人叫嚣宁死不屈。

  司徒倩跪在人群,眼爆起一丝狂热的光芒,看着那高高在的巍峨身影,心没有半分的屈辱。

  看着往常那高高在的父兄,尽皆匍匐在地,瑟瑟发抖,与那些曾经跪在司徒家面前的普通人无异。

  她心里涌起一种扭曲的快感。

  原来曾经让她害怕,胆怯,不得不屈从他们的父兄也不过如此。

  原来所谓的不可触犯的司徒家的荣耀,门阀世家的尊严,是如此的虚伪和孱弱,当遇到了他们更强大的存在时,也要立刻俯首臣服。

  原来那天在官百合房间出现的年轻人,居然是如此的强大。

  他那时候说过“凭司徒家也想收服我!”

  当时的她以为是一个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不自量力。

  原来他说的是真的。

  一个令得司徒家满门皆伏首的男人怎么可能是司徒家能收服的。

  在这时候,她忽然感觉到龙小山的目光望了过来,在场有近百司徒家子弟,她跪在靠后的位置,但司徒倩明显感觉到了龙小山的目光落在她身,让她浑身战栗,好像被洞穿了身子。

  “你起来!”

  一个淡淡的声音在她耳朵里响起。

  虽然龙小山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司徒倩立刻明白了,龙小山是在和她说话,她战战兢兢的从地爬起来,满门司徒家子弟尽皆跪在地,唯有司徒倩站了起来。

  “司徒倩,你干什么?”司徒家几个长辈喝骂出来,生怕触怒了龙小山。

  要是往常司徒倩软弱的性格,早惶恐无,但是现在司徒倩却像没有听到几个长辈的喝骂一样,从人群慢慢走了出来,靠近龙小山。

  “你,你叫我?”司徒倩走到龙小山跟前五米处,停住了脚步,仰望着他,不敢再靠近过去。

  “嗯,官姐姐还在吧?”龙小山问道。

  司徒倩点点头:“她还在。”

  “去叫她来。”龙小山淡淡道。

  司徒倩犹豫了一下,看向自己的父兄:“可是……”

  她想说,官百合是被软禁了,没有父兄的命令,是不能到前院来的,但是话没有说完便被龙小山打断了:“去叫她来。”

  龙小山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遍,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味道。

  司徒倩身子轻颤:“是,大师。”

  她没有再看自己的父兄,快步的往后面跑去。

  司徒家的人尽皆跪伏在地,龙小山没有叫他们起来,没有一个人敢起来,连司徒明德这个家主也一直跪在那里。

  大约十分钟后。

  两个人从后院方向走了过来。

  一个是司徒倩,还有一个面容妖娆的绝色女人,不是官百合又是谁。

  此时的官百合心充满犹疑和焦急。

  跟着司徒倩快步走来,司徒倩说龙小山来了,她还不大明白司徒倩说的这个来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是龙小山杀门来,被司徒家给擒下了,现在司徒家的人要找她问罪。

  当她踏过一座浮桥,看到前院的景象时,官百合双目剧烈一缩,几乎失声叫出来。

  她看到了司徒家满门尽皆跪倒在地。

  这是怎么回事?

  官百合快步走过去,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觉,真的是司徒家的人,跪在后面的那些都是女眷,小辈,下人。

  而越往前走,跪在地的人身份越高。

  陡然,她身子剧震。

  看到了她丈夫司徒锦也是跪在了地,而在他丈夫前面跪着的,那不是司徒明德吗?

  这个威严权势,手段狠辣,引领着司徒家走向辉煌的一代枭雄,此时,居然也是跪在地,白首低垂。

  我的天哪!

  这西川还有谁能令得这个老人跪伏在地。

  哪怕是西川省的那位封疆,也不可能令得司徒明德这般作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